Willherin_威赫林

年更文手,更年期文手

【萨莫萨】Le Petit Prince

*作者自认为无差,但也许略微偏向萨莫,雷者注意
*小王子AU,但是写的不怎么样

Salieri独自生活在这座城市里已经很久了。
一位自称是王子的暗金色头发讨厌鬼打破了他的宁静生活。

“请您听听这首曲子吧!”

他出现在每天下午四点。
Salieri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记住这个时间的,也许是因为每到三点他就会开始变得急躁吧。

Mozart会带来一张谱子,刚写好的、墨水还未干透的谱子。这常常会印染在Mozart的衬衫上,不过小王子丝毫不在意这种小事。

“我来自哪儿?”Mozart睁大了棕褐色的眼睛,接着从眼睛深处朝外渗出活泼的笑意来,“您瞧外头的星星!那最亮的一颗就是我的B612号小行星啦!那上头有一座活火山,两座死火山——说不定它们哪天还会再喷发呢……”

Salieri对这类充满孩子稚气的说法嗤之以鼻,他认为那只是对方不想回答而编出的谎话罢了。

他敬仰羡慕他的音乐天赋。

夜莺在繁星漫天的夜晚轻巧地跃上最高的树枝,在层层绿叶之上啼鸣。
母亲抱着玩耍一天已经疲累的孩童轻轻摇晃着藤椅,口中呢喃代代自小聆听传下来的童谣,顽皮的孩子抬手欲抓住母亲耳边垂下的鬓发。
年轻的小伙子在深思熟虑后向心仪已久的女孩伸手,邀请她共舞一曲华尔兹。姑娘从浓密的睫毛下偷看他通红的脸,慢慢悠悠地把手放上去。

Mozart的音乐能让他想起很多,那是自长大成熟后就再也没能忆起的美妙幻想们。
不像是地球上刻板无趣的大人能够谱出来的曲子——也许就像Mozart说的,他来自宇宙中那小小的B612号行星。

他望着透过琴房玻璃窗打在地板上的金色。阳光的温度会让Salieri想到那位音乐王子,而Mozart本身也像被阳光晒足的棉被一样散发着吸引他的安心感。

四次钟声敲响,他不住地朝窗外张望,那个暗金色的发顶即将穿过他的花园,带着清新的气息飞一般地冲入琴房了。

五次钟声敲响,他一次又一次整理自己脖子上的领花,第一次觉得这东西是这样的让人喘不过气。Mozart没有来。

六次钟声敲响,接着是七次,八次。
点灯人走上街道,一盏盏光先后照亮人影稀疏的外头。

Salieri沉默地站在花园门口,月光清冷没有温度,今晚星光稀疏,只几颗星星孤单地分散。
不知什么驱动着他走向其中一个星星,他抬头朝天望着,直到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站在星辰的正下方了。

阳光般的音乐王子就站在不远处,带着笑意瞧着他。
“你——”
“我要回去了。”
对方抢先开口,没头没脑地说出这么一句,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Salieri却明白,他僵硬地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星星。
“那就是我的家了。”
Mozart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病态苍白的脸上笑容扩大,小王子向前走了几步,摇晃着倒下在他身边。
Salieri蹲下身,勉强听清他的声音。

“……您不该来的,我会像是死了一样——但其实不是的。”
他小声咕哝,像是对自己说的那般。
“……我很抱歉。”他接着说,缓缓闭上了眼睛,Salieri不太明白他道歉的原因。
接着宫廷乐师微微颤抖着伸出手环住逐渐失去阳光温度的小王子,沉默着把双唇印在对方微凉的额上。
Salieri想他终于明白了“驯养”这个词的意思,他仰头寻找Mozart口中的B612号小行星。
不知何时蒙住视线的水雾让那稀稀落落的几颗星星看起来像是有千万颗,他无法从这里面找出有Mozart的那颗。

但是他想,他的小王子一定躲在在这万千星辰当中的一颗上,看着他微笑。

END.

您的每一颗小红心和小蓝手……算了算了(...)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