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herin_威赫林

年更文手,更年期文手

[Jelix]有关于下意识动作

*OOC属于我
*突然间的一个脑洞,可能有点粗糙,请别在意
*bug也请()别太在意


他们总是这么做。
玩游戏,桌游或者电子游戏,再或者翻瓶子大赛之类的,就像普通的好朋友那样,打打闹闹、说说笑笑。
唯一不同的是,在这儿,两人中的赢家可以得到来自对方的一个主动的吻。
当然,你不会在任何他们上传的视频里看到这一环节。就像两个青春期还显青涩的大男孩,他们安静地躲开镜头,在只有两双眼睛对视的地方快速地交换一个或两个短暂的亲吻,接着剪辑掉这可疑的一小段空档。即使有时候不小心忽略掉了一段儿,Felix也会用自己在拖时间的借口搪塞过去,毕竟他的Bro们知道他的确喜欢偶尔这样干。
后来他们甚至省略掉了躲过镜头的部分,把时间更多地放在一遍一遍检查未上传的视频上,久而久之已经成了习惯。
但是直播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又是一次慈善活动。
Felix开始觉得自己每年都会耗费一个假日在慈善筹款活动上了,尽管跟他的朋友们疯上一整天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Jack坐在他的左手边,翘起腿一晃一晃地听着Mark读游戏规则,手臂压在沙发靠背顶,身体倾向Felix那一侧,似有似无地环着他的肩。
百无聊赖地抱起Edgar在怀里,Felix捏捏它的耳朵,跟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对视了半天,直到Mark念完那张纸上的所有内容。

“所以基本上来说就是给一个旋转的复活节彩蛋上色嘛,蛋上的花纹都画好了。”Mark总结着,瞟着工作人员推上来的转盘和足有一人高的人造蛋形物。
“同时还要环抱一只毛绒玩具兔子,兔子上不能沾到除兔子原本颜色以外的颜料,”从他手里接过说明书的PJ继续读着,拿起支颜料刷在蛋上比划了两下。
“——那么就看谁的兔子最后被染色的区域最大来判定输赢吧。”他们的瑞典裁判下了定论,十分好奇地戳着那个蛋形物。
“OK,听起来不怎么难。”Mark抬手整了整头发,走去镜头外为他们拿颜料。

Felix蹲在放毛绒玩具的筐前,已经伸手揪着长耳朵拎起了一只蓝色的毛绒兔,心下纳闷儿怎么还给他们准备了蓝颜色的兔子。
Jack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Felix!你在虐待兔子!”爱尔兰人故意升高了音调,尖尖地叫喊着。
Felix忍不住笑出声,把玩具放在怀里冲他瞪大眼睛,故意做出副凶狠样子厉声吼道:“Shut up you Irish pussy!”
接着Jack大笑着从筐里随手拿了只白色毛绒兔抱起,单手拎着画刷对比起颜料和图案来。
“那个心我要涂成绿色的!”他说,然后看着Mark摸索起转盘开关。

蛋转起来的瞬间,众人都愣在了原地。
“Wait a fuckin' minute,这玩意儿也太快了吧?”PJ瞪大了眼睛盯着旋转的蛋,手中蘸了红色颜料的画刷僵在半空中无处下笔。
“裁判觉得OK。”Felix指指自己胸口,他很明显地在憋笑。
Jack小心翼翼地接近那玩意儿,大致估算了一下图案上那颗心的位置,抬臂把画刷按了上去。画刷只和蛋面接触了一秒不到,那一长条绿色颜料就几乎达到了四分之一蛋直径的长度,Jack敢打赌那颗心绝对没那么大。
更糟糕的是,未干的颜料被离心力甩出来,沾上了他怀里白色的毛绒玩具。
“WHHHHAAT!?”他立刻后退一步,瞪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兔子脑袋顶那撮绿毛,Felix在他旁边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单手拍在他肩膀上,整个人笑的颤抖。
吸取了他血的教训的PJ和Mark同时果断地用衣服罩住了自己的毛绒兔。

这个可怜的彩蛋最终在叫嚷和笑闹中完成了上色,Felix扭过身背对着那惨不忍睹的蛋,检查他们每个人的兔子。
果然,只有Jack一个人的兔子脑袋顶有撮绿莹莹的毛。
“Look!It's Jacksepticeye himself!”Felix故意捏尖了嗓子,甚至还摆弄着自己兔子的前爪去跟Jack那只打招呼,“Gosh he's handsome!I'm a huge fan!Hey Jack look at me!!”
“Fuck off!”Jack拎着自己那只兔子离他远了点,压不下翘起的嘴角。
“This is how you treat your fans?”Felix故作惊奇地发问,一脸严肃地转向摄像头,“大家都看到了Jacksepticeye的真实面目,现在取消订阅他的频道,加入我们成为一个Bro吧!”

Jack朝他冲过来,张牙舞爪地要把颜料涂在他脸上,Felix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废了半天劲才跟他僵持住。
两人都有些大脑缺氧,抱着各自的毛绒玩具大口喘气,Felix瞟见边上摄制人员给的提示牌,才想起来自己是裁判这一回事儿。
“所以涂彩蛋比赛,输家是Jacksepticeye!”他高声宣布,看着Jack弯下腰露出的发旋。
下一秒,还没怎么清醒过来的爱尔兰人非常自然地吻上了他。
在镜头前。
在直播镜头前。
在慈善捐款活动的直播镜头前。

“I-I can explain...?”Felix有些结结巴巴地对上周围投来的惊异目光。他不敢相信两人藏了这么久的秘密就这么因为下意识的动作,而被暴露在了全世界观众面前。
“这是个意外——我只是习惯了…”Jack开口解释,很明显地把事情搅得更浑。
在一片难以忍受的尴尬沉默中,屏幕上的捐款数额瞬间涨了近两万美元。

——这说不定是个好事儿?
Felix在紧张的恍惚间这么想。

END.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