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herin_威赫林

年更文手,更年期文手

【style】把之前的段子连了起来

无意间把段子连起来以后发现异常和谐哈哈哈哈哈(xx

祝食用愉快ww



——【酒后】部分—————————————


还有什么比自己暗恋的好几年的好友忽然吻住自己还令人惊讶的?


酒后的Stan力量毫不输于平时,拒绝他的反抗,风一般地跑回了酒吧隔壁Kyle的公寓。


Shit!这家伙喝多了怎么还记得路!


迅速把Kyle压倒在床上,Stan紧紧抱住他不作声。


努力挣扎了一段时间,Kyle再次悲哀的意识到了双方力量的差距。


“Kyle…I love you…”


Stan附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着什么。


“Uh…S…Stop…Ah…Stan!”


锁骨上细密的舔/咬让Kyle不知所措,暗恋了七年的挚友突然的告白让他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


“I love you…That's real.”

停止了动作,Stan拨开Kyle乱糟糟的刘海,轻轻地吻了上去。


“……”


Kyle觉得自己脸上的血液循环在拼命加速,他颤抖着伸手回抱住Stan。


“I…I love you,too.”


对方似乎轻笑了一声,吻上了他的唇。


明天可别说你忘记了你说的话!


Kyle悄悄在心里想着,随即投身于这场疯狂的酒疯中。


——【牛奶】部分—————————————


Kyle习惯晨起喝一杯牛奶,即使在什么环境下,他也不会忘记这件事,哪怕是刚被自己的超级好朋友爆过雏菊后的第二天早上。


FUCK!


忍着后方传来的疼痛,Kyle颤抖着端起一杯冰牛奶,让冰凉的液体抚慰着红肿的嘴唇,柔滑的感觉滑过干燥的喉咙,温柔的落入空荡荡的胃袋,让他不安的心恢复了一些犹太人应有的冷静。


他现在无限感谢当时的自己搬出原来的房子一个人住的决定。


昨天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暗恋已久的朋友醉酒后的告白,耳边温热的吐息,狂热的亲吻,带着疼痛却极其甜蜜的啃/咬……


一切都像是一场充满着情//欲的春//梦。


“Hey,dude.”


这声音并不大,却让他惊呼一声,一个不稳,剩下的半杯牛奶全部洒到了自己的身上。


“Oh,dude…Hmm…你醒了啊……”


双手不知道该摆到哪里好,Kyle僵硬地转过头看着直接导致自己现在后方止不住的疼痛的罪魁祸首

——此刻他正站在楼梯上用那双最令Kyle着迷的海蓝眼瞳直直盯着Kyle。


薄薄的睡衣沾了牛奶紧紧贴着少年略显瘦弱的身子,没有仔细扣好的睡衣露出白皙的脖颈和部分肩膀,点点白色的液体盖在紫红的吻痕上,绿瞳里充满慌乱,双手捧着一个玻璃杯,指节由于使了很大力气而微微泛白,乱翘的红发似乎也无力的耷拉下来,红肿的嘴唇一张一合,像是要说什么,话却哽在喉咙里无法出来。


Kyle敛下眼睑,使自己不去陷入那深邃的海洋中以致忘记自己要说什么。


“你、你还记得你昨天说了什么吗?”


如同蚊子哼哼一般的声音被灵敏的捕捉到,随后Stan的回答清晰地传到他的耳朵里:


“当然,你答应我的话我也清晰的记得。”


Stan走到他面前,握住他的双手,认真的看着他。


“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Kyle。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从我小时候开始。”


Kyle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温热的触感轻轻地降临在他光洁的额头上


——是一个极其轻柔的亲吻。


——【视而不见】部分———————————


Stan!Look at me!

装作看不见我吗

又和Wendy复合了啊

明明都已经说要和我在一起了吧,dude?!

拉着她走过我身边连招呼都不打

之前说的那些话全都是骗我吗?!


Stan……

我们连朋友也不能做了吗

拜托,dude

不要装作没看到我啊


——【我死了】部分————————————


Kyle终于忍不住,伸手拦住Stan准备质问他为什么总是无视自己。


Stan却轻易地穿过了他的身躯,和Wendy说笑着远去。


Kyle无力地跪坐在地上。


一团乱糟糟的记忆被强行塞入他剧痛的脑袋。


——对了,

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啊。

他无视我也是正常的啊

眼前是死前的画面

「我的三个愿望是……」

自己安心的笑着在诉说着什么。


——【祈祷】部分—————————————


黑发的少年在众精灵的注视下走上祭台。

他缓缓跪在年龄尚小的红发王储的面前,捧起孩子娇小白暂的手,庄严地起誓:

「吾以代表着神圣的精灵王的名义起誓」

「为了吾此生唯一的王」

「永远立于王的身侧」

「王的地位高于一切」

「王之伤痕将由吾来背负」

「吾将奉献上吾之一切」

「为了吾唯一的王」

低下头轻吻王储的无名指,抬头看着他露出一个微笑,等待着他的下一句话,

「在精灵王的见证下,你是否愿意对我宣誓效忠,终其一生,做我的骑士,用你的勇气、武力和智慧为我服务?」

红发王储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压抑着,尽量用最平静的嗓音说出誓词。

「我Stan  Marsh,宣誓效忠我唯一的王Kyle  Broflovski,矢志忠诚,不离左右。」

温柔的声音仿佛是在说着最甜蜜的情话,低沉地诉说着什么。

「我宣布,人类骑士Stan•Marsh成为王储Kyle•Broflovski的贴身侍卫。」

老精灵王欣慰地宣布仪式完成。


在周围人的掌声和红发碧眼王储兴奋的怀抱中,Stan想起了那个清晨。


“如果你真的能听到我说话,那么,请让我见到精灵吧,Jesus。”

黑发的少年瞳中尽是绝望和痛苦,连那清澈的海蓝色都被蒙上了一层灰。

“Hey,  dude!  你怎么在这里?Stan警惕地抬起头来,眼前是一个奇怪的红发男孩。

“你是——Oh,Jesus  Christ!”

Stan注意到了那毛茸茸的红色卷发下有对尖尖的白暂耳朵。

“精灵族?!”

“是的,”男孩歪歪头,透彻的绿瞳中满是疑惑,“你呢?你来这里干什么,人类?”

“我来祈祷能见到精灵王储。”Stan诚实地答道。他知道,在象征着纯洁的精灵面前没人能够说得了谎。

“为什么要见他?”幼小的精灵似是有些奇怪这个人类少年的想法。

“我……想要成为精灵王的骑士。”

Stan犹豫着回答。

“Oh,well。我会带你去见精灵王储的,跟我来!”

“对了,我叫Kyle。”


在温暖的晨曦下,红发精灵男孩拽着跌跌撞撞的黑发人类少年向幽深的森林深处跑去。回过头来的精灵男孩把眼睛笑成了两弯月牙。


“我们能做朋友吗?”

“Sure,dude!”


少年Stan的愿望成真,而精灵Kyle的愿望也得以成真。


——【成年幼年】部分———————————


“您该起床了,王储殿下。”

黑发的骑士敲了敲面前的房门,轻声冲里面仍在睡梦中的红发王储喊道。


耐心的等了20分钟还没有回应,骑士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柔软的天鹅绒地毯将所有脚步声吸收掉,天蓝色调的房间里,柔软的大床上有一团小小的凸起,被子边上露出一点乱乱的红发。


“殿下?起床了!”


小小的凸起缓慢地扭了几下,软软的童音艰难地穿过被子传了出来,模模糊糊的。


“Hmm…让我再睡会啦…”


“NO!”


“Stannnnnnnn~”

凸起不满的扭动着缩得更小了,幼小的王储撒娇一样的声音并没有让Stan有任何反应。


——这招用过二十七次了。


Stan默默想着,走到床铺边上,再次试图叫醒Kyle。


小小的一团慢慢拱到他身边,迷迷糊糊站起来,借着床的高度搂住Stan。


“陪我再睡会嘛……你是我的骑士要听我的话啊……”


一股奶香气冲到Stan鼻尖,轻柔的萦绕在上面。

软软的小孩子身躯紧抱着他,卷卷的红发蹭在他颈间。


“……NO  WAY——你必须马上起来,陛下在等你。”


——我可不吃这一招,上次差点因为这个被精灵王骂死了。


“放过我吧Stan……我昨晚很晚才睡啊……”


Kyle不满的低声咕哝着,把头搭在他肩上。


“……你又熬夜打游戏了吗?!”


黑发的骑士看起来有些愤怒,他扶住Kyle的肩,微俯下身子让王储和自己视线平行,以严肃的目光紧紧盯着Kyle。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Kyle立刻清醒过来,转头心虚的试图不直视骑士的眼睛。


强迫王储看着自己的眼睛,Stan紧紧盯着他那还有些迷糊的翡翠色眼瞳,一字一顿地重复了刚刚的话。


“你、又、熬、夜、打、游、戏、了、吗!”


Kyle望进那如同海洋的深邃眼睛,嗫嚅着:

“Hmm…Just  an  hour…别告诉我父亲!我现在就起床!”


Stan看着那可怜兮兮的眼神,最终妥协了:

“I'll give you only one minute…”


END.


XD这就是我的脑洞集合啦其实

瞎眼不怪我(((


评论(2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