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herin_威赫林

年更文手,更年期文手

【卷黑】ABO梗

并没有肉
并没有肉
并没有肉

常言道:“ABO就是拿来写肉的。”然而帅气的我只写了开头xxx

OK的话
GO↓↓↓


卷毛是个装B的A。
噢不不不,我指装作Beta的Alpha。
他有一个喜欢的Beta,那个人的名字叫纯黑。
经历了八年的艰难历程,他终于告白成功,名正言顺地和纯黑在了一起。
两个Beta的结合在这个社会里社会里十分正常,他俩得到了亲戚朋友的祝贺,成了恩爱的情侣。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纯黑犹豫了一下忽然在电话里对卷毛说道。
卷毛一愣:「好啊,我也要告诉你一个。」
「那明天晚上你来我家。」纯黑语毕,迅速挂了电话。

伸手刚准备敲门,忽然意识到空着手来似乎不太好,卷毛连忙跑下楼买了支花打算等纯黑开门时送给他。
——虽然他肯定会很嫌弃吧。
卷毛想想纯黑可能的傲娇表情,微笑着把钱给了花店老板。
「哟,小伙子这一脸桃花相,这是要去见小情人?」花店老板看他这样,忍不住调笑道。
卷毛微红了红脸,嘿嘿笑了两声,摆了摆手转头就走了。

重新上楼,刚走到纯黑所住的楼层他就发现了不对。
整个楼层里弥漫着一股Omega发情期的信息素味,甜腻的味道让他浑身一震,Alpha的本能促使他赶快找到这个发情的Omega,好好地来上一发。
理智大喊着纯黑的名字阻拦在他面前,让他快进到纯黑屋里和他解释清楚。
卷毛咬着牙迈着沉重的步伐晃到纯黑门前,却发现那股甜腻的味道竟是从这里传来的。
他犹豫一下,伸手轻轻敲门,却没得到回应,握住门把手轻转,门就被轻易地打开了。
「——纯黑?」卷毛试探性地呼喊纯黑的名字,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味道已经快要压制住他的理智了。
卷毛走到信息素味道最浓的卧室门口,小心翼翼地朝里面望了望。
他瞳孔一缩,看见气味的源头——一个熟悉的身影侧对着他靠在床与墙壁的夹角。
「纯黑!」卷毛大喊一声,丢掉手里被捏得皱皱的花,冲上前去。
纯黑似是认出了他的声音,轻颤一下转头看向他。
「我在楼梯口就闻到你的味道了。」卷毛紧紧皱着眉。

「——卷毛,」纯黑的声音低哑,「你不是Beta吗?为什么能这么远就闻到?」
卷毛张了张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是Omega?」
纯黑听见这话顿了一下,轻咬下唇,半晌回答:「对。」
卷毛似是犹豫了一会儿,把手伸出来又缩回去,持续了一会和纯黑的对视。
「……我是Alpha。」
卷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许久,被Omega信息素搅得有种黏黏糊糊感觉的空气中响起他的声音。
纯黑用氤氲着迷蒙水汽的黑眸子直直盯着他,启唇似要说什么,又最终闭上了嘴。
卷毛紧握着拳,身体微晃着,Alpha的本能已经使他快要无法控制自己,他犹犹豫豫地正准备开口。

倒是纯黑抢在他面前先开了口。
「卷毛,」纯黑伸开手臂朝向他,「帮我。」
卷毛愣了好几秒,纯黑看他没反应,轻哼一声再次开口:「你还是个Alpha吗?」
卷毛笑笑,不再控制自己,抬起脚一步便跨到了床前,伸手抱紧纯黑,唇舌一路移向散发着浓烈诱人气味的后颈。

END.
对你们没猜错,就是没肉!最近开学了精♂力被掏空x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xxx(别打我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