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herin_威赫林

年更文手,更年期文手

求扩,我想有人帮帮我……

心疼姐姐!!呜呜呜呜呜

莫舞潇然_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这是一个悲伤的真事,论现在的医院有多么的坑爹,当然最主要是球各位能指点我,我特么现在到底能信那儿的医生啊?!




这个事儿槽点太多,时间线太长一时不知如何说起,就按照时间线来吧。




起因是我手贱,我承认,你们就不要再吐槽这个了……我耳朵好痒就扣了下,结果第二天疼得我半个脑袋都在抽,速度跑了校医院,跟我说中耳炎,开了瓶氧氟沙星滴耳液,说回去滴。


我听话的滚去药房买了棉签上药,然后我的半个脑袋不痛了,慢慢的耳朵也就不痛了。


可是——




耳朵隐隐约约感觉有液体在里面,就好像我上完药的药液出不来那样。


复诊的时候我说了这个事情,医生说。




“怎么可能,不会的。”




哦我想多了。




就这样我又开始了大学牲的日常。




过了没多久,我觉得耳朵有点儿堵,没错,就好像有人给你耳朵里塞了个耳塞,然后我惊讶的发现,只要我嘴里舌头根一动,耳朵里就好像塑料纸被揉搓的声音,但是声不大,就是塞住的感觉比较明显。


我又滚去了医院,老老实实跟人家说我得过中耳炎,结果人家的诊断是外耳道炎复发。




what?原来不是里面吗?


啊这两个好像区别不大,算了我继续吃药吧。




开了消炎药和滴耳液,我滚回家了,但是我吃完了药之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啊?我觉得我耳闷并没有缓解啊?


大概是疗程没到吧,然后我用完了滴耳液。




似乎还是没有什么卵用,这时候放假了,寒假。


我回家有了时间,跟家人说难受,家人就带我去别的的医院了,医院名我就先不挂出来了,不过确实都是西安当地挂的上名的大医院。


以下简称吧。




我们先是去了A医院,接诊的是一个老婆婆,旁边坐着一个跟我差不了几岁的姑娘。


先检查,嗯,捏鼻子,鼓气。之后让我去做鼻镜耳镜,老爸就去交检查费了。




我和婆婆还有助手姑娘在诊疗室坐着,婆婆闲来无事问问我问题。


问我多大啦,嘴唇怎么有点颜色不好,是不是心脏有问题啊?




……


?!


excuse me?!


外面挺冷的好吗婆婆这是冻得呀?我心脏挺好的跳动啥都挺正常的?!婆婆莫吓我?!(゚Д゚≡゚Д゚)




然后婆婆继续了。




“姑娘是不是最近压力比较大啊?”


“婆婆我挺好的压力一般,没挂科没扣学分没违法乱纪,就是耳朵有些难受有点烦躁。”


“你们这些小姑娘啊,别给自己学业找太大压力了,找个男朋友谈谈恋爱,过几年就嫁了好好过日子。”




……


婆婆!!!我真不想谈恋爱!!!!


您兼职红娘吗!!我真不要男朋友!!我才二十一岁!!我学都没上完嫁什么人!!


婆婆您冷静点儿!!!




我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Д゚≡゚Д゚)!!




“你学什么的呀?”


“我学电商,就卖淘宝的。”




“那姑娘你给我看看,这是我老伴儿在大街上抽奖抽中的,交了九百块拿回来的电子表,为啥开不开机呢?”




……


?!


excuse me?!


婆婆我是学电子商务的,不是学电子产品的!我不会修表!(゚Д゚≡゚Д゚)




可是表面还得笑着说“哎我给您看看。”


拎起来颠了颠,顿感好轻,而且摁住开机键什么反应都没有,显示屏只有黑光,首先肯定显示板出问题了,联想一下这是大街上抽奖抽中的,还交了九百块……




“婆婆您老伴儿可能是遇到骗子了。”


我是个耿直的人,就这么说出来了。




婆婆没说什么,把表收了,老爸也回来了,我乖乖滚去做检查。




捅了我三下就三百块的检查费……(゚Д゚≡゚Д゚)


……我也认了,大医院嘛,起码设备是好的。


然后我拿着检查回去,老婆婆看了看。




鼻中隔偏曲,单纯性鼻炎,鼓膜内陷。


好嘛,我被捅了三下就是三个病,我真该感谢检查室姐姐没多捅我几下检查出别的病来啊……


不过估计我钱没交够,姐姐只给我捅三下,嗯。




我当时有点儿震惊,然后婆婆大手一挥。


这样吧,我们医院有最新疗法,给你做那个理疗。


然后说了一个有点儿绕口的名字,我没记住,然后坐在旁边的助手姐姐就飞快的打起了键盘开起了处方单。




我就看着那个白花花的纸从打印机往出流啊……尼玛真的是流啊……


婆婆大方的给我开了三天共一千来块的理疗啊!


婆婆您好大方!可是我没钱啊!(゚Д゚≡゚Д゚)




然后我爸就说今天钱没带够,拉我出了医院。


因为婆婆好像真的有点儿卖安利的架势准备给我介绍那个理疗了……_(:з」∠)_




我回家休息了一阵子,病情照常。




之后去了B医院。


这次是一个爷爷,爷爷问了问,看了看A医院开的单子,又叫我去做个听力阀值。


看看检查,说大概是发炎啦,不严重,回去吃吃药。


最后给我开了药,我就回家吃了。




然而药还是没什么用。




于是我又去了B医院。


这次见到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主治医师,女的。


轮到我进去的时候,主治医师正在给一个小孩子做检查,小孩子大概一岁左右吧,一直在哭,嚎哭那种,主治医师要求家长。




“摁住他。”




那个啥……你要不哄哄他……他哭的整个楼层都听见了……这是耳鼻喉科啊……




家长抱着小孩,那医师拿着压舌板儿凑近,伸进小孩儿嘴里面,看了大概一秒钟左右,迅速的扔掉了压舌板,开了处方单和诊断书。




……卧槽,大姐您在世华佗啊?!我这是碰上传说中的医仙了吗?一秒耶!过程行云流水熟练自然!


我有点儿不知所措的看着医师大大。




然后孩子家长把孩子抱走了。


我赶紧屁颠儿的坐到凳子上。




还是熟悉的过程,还是熟悉的问法,我拿出了之前的检查单子还有诊断书处方。


结果大姐果真医仙卧槽,一语惊人我当时就愣了。




“你说耳朵附近有点木,你可能是神经出了问题。”


……大姐你别吓我我前阵刚被婆婆说心脏有问题……


然后又说。




“你说耳朵里会响,你不要去想它就不会响了。”附赠了一个微笑。


……


大姐!!!这不是中央空调!!这不是说关了就关了!!我这么大一个人还是分得清幻觉和现实的!!


大姐你这唯心主义理论你大学导师知道吗!!!你大学教授知道吗!!!你一个唯心主义者怎么考上的医学院?怎么当得主治医师?怎么跑来当大夫看病的?!


卧槽你让我不想就听不到了?!这是一个医生给人说的话?!我从未想过医生队伍里居然有唯心主义者的存在!!


那我现在打死你,你只要想着你还是活得你就能活过来?!卧槽在世活佛哦?!


咳,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暴力的……_(:з」∠)_




我应该优雅的拿出手机,轻摁三个键。


“喂您好110吗?我怀疑这里有一个人被邪【教教】徒被洗脑了,对我在医院,是个主治医师。”




事实上我没有这么做,我心平气和的跟她说,我这么大的人还是知道转移注意力的,可转移注意力不能根治啊,我来时求医问药的,不是要你教我转移注意力的。




然而人家没鸟我,转身打了几个药名在处方单上,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四个字。




耳聋胶囊。




桥豆麻袋?我有没有说过我是过敏性体质吃这个会出药疹的?!


我怕自己忘了说,于是赶紧补上。




“不好意思我是过敏性体质,这个过敏出药疹。”




然后她看了看我,把药去掉了,开了另外的药,我瞄了一眼。


四盒,两百多。


哦这是应该是一个疗程——但是我敢用吗!!!我知道这个出药疹是因为我吃过了出了我知道的!!您没有问我什么过敏就开了大丈夫?!




但是我没再反驳,看着她开完了药,又看看身后一大堆排在我后面的已经挤开了门的病友们……我默默的拿了处方单出去了。




我没取药,我觉得自己的信任被医院糟蹋了。


我保存的好好的往期病例诊断书,还有处方伐和检查单,是希望我能得到一个正确的治疗方案。


我大清早跑去是为了一个比较好一点的专家号,却被人一再插队。


我却只能得到吃了没有用的药和唯心主义言论。


你们却还想继续让我信任?




我现在人在西安,是个二线城市,但是医院绝对不少不差,我家是没什么钱但是治病有医保应该还是掏得起的,多少个医生说我不是大病,就是炎症。


一个炎症,三级甲等医院跑了好几个,没有任何效果?




到现在为止我的病大概拖了快一年,双耳依然是动动舌根就会有塑料纸的声音,很清晰。右耳依然觉得被什么堵住了,右耳附近还是木木的,头上神经有时会抽痛,在我按摩的时候。现在春季头顶发凉,我不知道跟这个有没有原因,洗完头后会缓解一点。


平时相处基本看不出来的病让我烦恼非常,我不能带耳机学做音频了,半夜睡觉万籁静寂,我就能听见那个耳朵里塑料声,以及忍受清楚的疼痛。


告诉我,还有哪里是可以相信的医院?还有多少大夫会好好听人说话,给我开能起效的药?




我知道你们想要赚钱,但还请赚点良心钱。




另外,我坐标西安,球靠谱医院和医生,以及挂号方式,可以的话请给我一个大概的花费,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广告君请退散,我没多少钱给你,真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我不是要指责上面的医生,我只是想治好我的病,做做我好久没做的音频,听听这个世界没有干扰的声音。



评论(5)

热度(104)

  1. 奥利莫舞潇然_摸鱼专业户 转载了此文字
    大写的心疼~祝身体早点好起来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