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herin_威赫林

年更文手,更年期文手

【卷黑】〔Error.系统出错题目丢失.〕(2)

这可能是我写过的(为数不多的)完结文之一了x虽然现在还没完结xxx

日常OOC
日常OOC
日常OOC

#精挑细选甜甜甜#

6、洗澡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唱歌

「马大叔与小舅舅~」
卷毛目光呆滞地站在浴室外面,纯黑的灵魂歌声让他感觉自己似乎是精神被○○了。
「纯黑!你能不能闭嘴。」
「什么??」歌声停了,浴室里传来纯黑喊叫的声音,「水声太大了我听——不——见——」
「我说——」卷毛清清嗓子把手握成筒状,「闭——嘴——」
「什——么——?」
「去——你——妹——!」

7、失眠时犹豫地敲开了对方的房门

迷蒙地睁开眼,纯黑发现自己正沉在一片温暖的绿蒙蒙之中。
眼睛被朦胧的亮光刺激得有些发疼,他想要移动却做不到,身体就像僵硬了一般不适。
忽然亮光暗了下去,温度也骤然低了,冰冷刺骨的水拍打在耳畔,耳边瞬间充满了咕噜咕噜的水声,窒息感涌了上来,肺部火燎一般,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向水中沉去。
纯黑挣扎着向上游动,却有一个人的手臂从身后紧紧箍住了他。
他诧异地转头去看。
——是卷毛。

卷毛用释脱的眼神温柔地盯着他,眼底的棕色是他从未见过的深沉。
纯黑开口想要质问,却有一股冰冷的水从鼻腔和口腔灌入,和窒息感一起占领高地。
他的眼前开始变得迷蒙,依稀间可见对面的人说了一句什么,松开了他。
——现在松开有什么用啊……
这是纯黑心里最后一句话。

猛地睁开眼却看到家中熟悉的白色天花板。
纯黑望着天花板看了半天才愣回神来,身侧的卷毛睡得正香,轻微的呼吸声平缓又柔和。
「卷毛……卷毛?卷毛!」
「……嗯?怎么了纯黑?」卷毛打了个哈欠,半撑着身子起来,眼睛半闭着,似乎随时都要睡着。
「你如果要自杀,不要带着我殉情。」
「???」卷毛呆愣好长时间也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旁边的纯黑却又陷入了梦乡。
——把人叫起来以后自己去睡,什么人???

8、关门夹到手

「我靠!」纯黑的脸疼得扭曲。
他颤抖着打开门,蹲在地上,把自己可怜的食指放在另一只手的手心里,轻轻地吹着气。
十指连心,何况纯黑关门时用力大的很,食指已肿了起来,红通通地发着烫,肿胀的疼痛一阵一阵。
卷毛循声走来,看到蹲在地上捂着手指的纯黑,似乎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纯黑你还好吗?!」他手忙脚乱地拿来医药箱,半跪在纯黑面前,翻起了药。
「你觉得呢……」纯黑没有抬头,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我需要冰敷。」
卷毛跑出去拿来冰毛巾,层层包裹住纯黑的手指,纯黑「嘶」了一声,也没表现出太多疼痛,一脸憋屈地抱着手坐到了床上。
「现在可以笑了吗?」
「你觉得呢?!」

9、两个人一起去KTV

——去KTV当然是唱歌!说到唱歌果然还是……
卷毛率先走进不大的双人包房,淡定地打开点歌台点了几首歌,随后进入的纯黑舒舒服服地往沙发上一坐,抬头看了眼歌单。
「孺子可教也——」
「教你妹,」卷毛扔来一个话筒砸在纯黑旁边的沙发上,「赶紧起来唱歌,好不容易来一回,你一首我一首啊。」
「咳咳,」纯黑清清嗓子,「那帅气的我先来献唱一首马大叔与小舅舅!」

在那之后,隔壁包房的顾客集体投诉包房隔音太差,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10、双人短途旅行

「纯黑,我们去哪儿玩两天吧?」卷毛说着,百无聊赖地把下巴搁在纯黑脑袋上。
纯黑连眼皮都没抬,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专注得很。
「我更想在家打游戏。」
过了好一会儿卷毛才得到他的回答,平淡的语气透露出一种完全懒得出门的感觉。
「诶——」卷毛用下巴在纯黑脑袋上蹭蹭,像只大型犬。

「白痴,你不知道你下巴有多硬吗?」纯黑终于忍不住放下手柄伸手上去拍拍卷毛的脑袋,「去就是了。」
卷毛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不过不要出这个市。」
「那还有啥可玩的啊???」
「有啊,」纯黑慢慢悠悠地操纵角色走向任务地点,「比如家对面的公园啥的。」
卷毛翻个白眼,「那破地方不出一个小时就能逛完。」
「大明湖畔溜达一圈?」
「倒不是不可以,」卷毛想了想,「但是我怕你再掉进去。」
「去你妹的,」纯黑笑骂道,「那回不是不小心吗。」
「再说了,你不是把我捞上来了吗那回。」
「但我担心,」卷毛坚决地摇了摇头,「还是对面公园算了。」

在把那小公园逛了三遍以后,纯黑下结论:「还是在家玩游戏好。」
卷毛挣扎着做了一会儿心里斗争,最终沉重地点了点头。

TBC.
大明湖畔的纯黑~x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