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herin_威赫林

年更文手,更年期文手

【卷黑】〔Error.系统出错题目丢失.〕(3)

日常OOC~

#精挑细选甜甜甜#

11、穿错衣服

纯黑迷迷糊糊地起床穿衣服洗漱坐在桌前。
卷毛刚晨跑回来,看见他套着自己昨天穿的宽大毛衣,一脸呆滞地盯着光滑的桌面,双手端端正正地放在膝上,半个手掌缩在宽大的袖子里,只露出几根纤细的手指。
米色的毛衣一直快盖到膝盖,宽大的领子松垮地堪堪挂在肩上,部分光洁的肩膀暴露在空气中,从卷毛的角度能隐约望见毛衣阴影里的部分白皙胸膛。
「呃……」卷毛把手里还冒着热气的早餐放在桌上,「纯黑你好像穿的是我的衣服……」
纯黑迟钝地转过头:「哈?」然后迅速感受到脖颈处传来的凉意,他稍微缩了缩脖子,把领子向上拉了拉。
「怪不得脖子好冷,」他咕哝一声,抬头看向卷毛,「我去换衣服,你倒是趁这个时间把你这一身臭汗给我洗掉啊我说。」
纯黑转身趿拉着毛茸茸的拖鞋进了屋,卷毛还站在桌旁发呆。

——早知道,先拍照好了。

12、一起吃雪糕

这是卷毛今天吃的第五个星座表白计划的X乐兹。
——如果这次还吃不到天蝎座我就放弃好了,看来这辈子吃不到了。
他如是立了个反flag,撕开包装狠狠一咬。
有些冻硬了的巧克力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快要吃腻了的甜味伴随凉意蔓延口腔。
他快速地吃掉上半部分的巧克力,深呼吸一口气,颤抖着咬下下一块。
雪糕棍上的字露出了两个——“向天”。
「别告诉我这又是天秤……」卷毛嘀咕一句,充满怀疑地继续咬了小小的一口。
——是个虫字旁。
感谢上苍感谢反flag之力!!!
他激动地快速吃掉全部雪糕,努力辨认着雪糕棍上的字。
「向天蝎座表白:一辈子只属于你。」

……感觉会被嘲笑的。
卷毛思忖着,计算起了不会被嘲笑的几率。
虽然很低但还是试试看好了——
  
结果还是被那人红着耳尖骂了白痴。

13、放送事故

「……那么今天就到这儿吧,各位晚安。」纯黑呼出一口气,准备结束直播却发现又是几个挑准了时间的烟花。
「靠,给你们延迟到烟花结束好了,」他起身伸了个懒腰,「我先去采个花。」
采完花回来,游戏已经被卷毛关上了,烟花也早已炸完,手机开着的直播间似乎被关掉了,黑着屏被随意地扔在一旁的床上。
卷毛坐在床边慢悠悠地绕着手柄的线,见他回来,飞快绕完线,笑嘻嘻地凑上去环住他的肩膀。
「辛苦啦,」卷毛拍拍他的肩膀,还是那副笑嘻嘻的表情,「坐床上我给你捏捏肩膀?」

纯黑哼一声,他看着卷毛隐含着不明意味的笑容,很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就是捏着捏着就滚到床上去了嘛,卷毛的这个理由已经用了很多次了。
但是他不打算拒绝,「呵呵」了一声以后乖乖坐到了床上。
卷毛也坐上床,借助体型优势从背后轻轻环住他,手不轻不重地捏着。
纯黑闭上眼睛舒服地哼哼两声,把整个人软塌塌地压在卷毛身上。
捏着捏着卷毛的手就一路下滑到了腰部。
「你之前不是说腰疼吗,」卷毛笑笑,「我给你一块捏捏。」
纯黑翻个白眼:「你猜猜是因为谁的原因腰疼啊?」
「不知道。」卷毛迅速回答。
「卷毛小同学什么时候这么无耻了呢。」纯黑继续往他怀里靠靠。
卷毛嘿嘿笑了两声没说啥,左手从修身的黑色衬衫下摆滑进去,熟练地抚摸着光洁的小腹。
温暖的手掌覆上微凉的皮肤,拥有着稍高体温的身体松松地环着纯黑,他舒服地哼唧一声,头一歪靠在卷毛肩膀上。
卷毛也挺配合地把头偏偏,咬上他的耳垂,舌头轻轻舔舐着,粗重的热气喷吐在耳廓上,纯黑迅速红了耳尖。
卷毛轻笑一声,声音里带着笑意:「这么多次了你还这么敏感啊。」
「哼。」纯黑不满地低低哼一声,动动身子似是要脱离怀抱。
卷毛连忙紧了紧手臂:「别别别!」
——难得纯黑能这么顺从,不能就这么完了啊。

纯黑也是做个样子,转头翻过来身子慵懒地挂在卷毛身上,主动在他嘴角轻吻一下。
卷毛回吻上去,舌头伸进去肆意搜刮着,对方的口腔里满是家里熟悉的薄荷牙膏的味道。
好一会儿才分开,纯黑像只靥足的猫,半眯眼睛满足地舔舔嘴唇。
卷毛暖褐色的眼瞳中有了些波动,正欲进行下一步动作,边上纯黑的手机却嗡动一声提示电量不足15%。
纯黑没打算有什么动作,只是随便瞟了一眼,身体却猛地僵硬了。
「……卷毛,你关直播了吗。」他颤抖着声音开口。
「关了啊,」卷毛迷茫地看着他,然后便明白了什么,「你手机也开着直播?」
纯黑惨叫一声扑向手机,直播果然还开着。
虽然黑着屏只能听到声音,但评论区早已爆炸,一秒十条根本不在话下。
纯黑凭借惊人手速关上了直播,把手机摔到一旁失意体前屈地大喊:「卷毛你个白痴!!!你毁了本少爷一世英名你知道吗!!!!!」
卷毛此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衣衫凌乱地正襟危坐在床上,低着头请求原谅。
「纯黑对不起——!」
「别说了,」纯黑心如死灰,「回去睡你自己床上去,一个星期别碰我。」

14、帮对方吹头发

纯黑洗完澡坐到床上缩起来拿起手柄。
卷毛叹口气认命般地拿起吹风机走过去,插上电熟练地吹着纯黑湿哒哒的头发。
「嘶——烫!」纯黑皱着眉头猛地一缩脑袋。
「诶你别动,头发还是湿的呢别甩我一身水了。」卷毛连忙说着,往后稍躲了躲。
纯黑笑了一声,用力地闭上眼甩起头发来,水珠飞溅到各处,沾湿了卷毛的衣服。
「我靠!」卷毛惊叫一声往后躲,纯黑继续凑近他甩头发,没想到直接玩脱撞到了卷毛的胸膛上。
「我嘞个——」卷毛痛苦地倒在床上,满脸悲伤,纯黑虽然撞疼了脑袋,但还挂着胜利笑容。
卷毛只能比出一个中指。

15、一同外出购物

「那就这个、这个、和这个好了。」卷毛拿了些青菜扔进购物车。
随后纯黑趁他不注意默默地把菜全放了回去,换成了肉类。
卷毛回来以后看着一车肉类和小零食,默默地看向了纯黑。
「纯黑我青菜呢?」
「不知道。」
「一看就知道是你换的好吗!再怎么讨厌吃青菜也得吃啊,你口腔溃疡那么多天了都。」
纯黑还是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透漏出一种决不屈服的意思,卷毛拿着青菜看着纯黑,眼神坚定。
路过的买菜大妈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两人。

最终卷毛还是趁着收银台付款的时候偷偷换掉了一些肉类。
——坚决不吃也得让他吃。
他拿着青菜心情愉快(?)地思考着用什么办法逼纯黑吃点青菜。

TBC.
噢感谢强行逼人码文的APP救了我x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