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herin_威赫林

年更文手,更年期文手

【卷黑】星尘/Stardust.(2)

*日常OOC注意

『你注视着星星的时候,星星也在观察着你。』

纯黑拍拍身上被染脏的白色长袍,呆呆地望着天空。众星闪耀、美丽异常的天空。

他喵的这帮货们都不知道赶紧下来找找爷我,闪个毛啊闪。
纯黑朝天做出了一个不怎么文雅的手势。

正当他忧伤地45度角仰望天空时,远远的一声男人惊慌的叫喊把他拉回现实。他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从边上忽然传送过来的男人扑倒在地。

我靠来到地面上第一次被扑倒竟然不是妹子。
纯黑想着,他的后背狠狠地撞上了大地,整个人被压在地上,对方的体重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他似乎感觉到了来自陆地的恶意。

卷毛很懵。
明明是想着到妈妈那里去的,等自己睁开眼却看到了一个满脸写着想死两个字的男人。
虽然那人头发有点长,但是绝对是个男人。

难道我妈是个男的吗我是被两个男人生下来的吗这个世界难道已经有男男生子这种可能性了吗我靠?
……总之还是先打个招呼?
卷毛犹犹豫豫地开了口:「妈、妈妈……?」

纯黑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但是这个处于下位的姿势让他并不能使出多大的力气。
「谁是你妈???」他愤怒地吼出来,恨不得现在掐死这个男人,「你赶紧给我起来!!」

卷毛愣了一下,但还是快速地起了身,下意识伸出手准备把对方拉起来。
纯黑哼一声白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他伸出来的手,手撑了一下地面就打算自己起来,可脚踝猛然传来一阵疼痛,让他又跌回了地面。
卷毛伸出来的手尴尬地僵硬在了那里,但没有把手缩回去。

沉默。

纯黑不情愿地拉住卷毛伸出来的手,在对方的帮助下站起来。

「……所以你真的不是我妈——」
「你看看我他喵的像是个妹子吗??!」
纯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卷毛沉默了一会,小心翼翼地协助他坐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接着问道:「那……你是谁?」
纯黑明显不是很想回答,但最终还是开口:「我是星星。」
卷毛一脸卧槽,脑内闪过了一群黑猩猩。
「是天上那种星星!!」纯黑看到他的表情忍无可忍地解释,抬手试图拍他脑门结果没够着,只好悻悻然地放下。

「噢!」卷毛一脸恍然大悟。
「你懂了?」纯黑看看他。
「没。」
纯黑忍住想打他的冲动,接着解释起来。
「我是被一个奇怪的项链砸下来的,」纯黑恨得想咬牙,「然后不知道哪个白痴在我掉下去的时候对着我许了个愿,他妈妈就没有教过他向流星许愿流星会变成男人这种道理吗?!」
「我现在想回到天上只有借助巴比伦蜡烛了,」纯黑低落地垂下头,「那玩意儿特难找。」

卷毛看了他两秒,总结一般地开口说道:「总之就是你是星星你想上天是吧?」
「我去你大爷的上天!」纯黑几乎想站起来跟他拼了,「我要回家你懂吗!」

「你是谁?」纯黑无力地问了起来。
「哦哦,」卷毛立即想起来自己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卷毛,住在『The Wall』村子里。」
纯黑是知道这个村子的,微微点了点头。
「你的名字就是星星吗?」卷毛问道。
「当然不,」纯黑立刻回答,「我叫纯黑。」
身为一颗星星叫纯黑吗?
卷毛想着。
「哪里不服?」
「没有没有!」

卷毛思考了一下。
「我还有一个问题,」卷毛拿出还剩下半截的蜡烛,「为什么我在想妈妈的时候无意间想到了我许愿的流星,就会到你——」
他还没问完就自己反应了过来,「啊」了一声。
纯黑也被他这一下弄得挺懵,但是他还是先于卷毛喊了出来。
「我靠对着我许愿的人就是你??」纯黑惊讶地开口,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把他带到维多利亚那里去就好了!
卷毛兴奋地想着,满脑子都是维多利亚对自己的赞赏话语。
他立刻拿出自己之前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妈妈脚上的魔法链子」,伸到纯黑手边,银色的链子立刻伸长开来,缠住了纯黑的双手并打了个死结。

纯黑当然认得自己手上的是什么东西,他怒目直视卷毛的眼睛,祖母绿的眸子里闪着无法抑制的怒火。
「我建议你赶快把这个给我取下来,小伙子。」
卷毛耸耸肩。
「现在占据主导地位的是我,走吧。」他扯扯链子,转身朝坑的一个缓坡走去。
「去哪?!」纯黑被他扯动被迫站起来,脚踝的疼痛让他皱起眉轻呼一声。
「回村子,」卷毛脸上满是激动,「我要把你交给维多利亚!这样她就不会嫁给那家伙了!」
「你在说些什么啊?喂!!」纯黑大吼着,在链子的限制下被迫勉强跟上了他的脚步。

TBC.

说实话写到这里十分想打毛毛(喂你
想赶快考试啊呜呜呜呜呜!!
暑假就能进入高产期了orz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