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herin_威赫林

年更文手,更年期文手

【EM】斯德哥尔摩情人

注意事项:OOC,后期会有NC17、囚禁等

#此文剧情来自B站av5429254的EM视频剪辑,已得到授权
#非常OOC!
#我会慢慢更新的(。
#欢迎找我玩?!
#我话是不是太多了





Eduardo的生活一切正常。
不是想向谁证明什么,只是简单的事实。
他原本做好了最坏的设想,租下远离Mark的公寓,切断了一切联系,几乎扔掉了所有关于回忆的东西,为之后的自己整理心情提供帮助。
可是真的离开了每月一次的听证会*,生活真的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也许他们真的就像两条铁轨,短暂地相交过,却也要延伸向不同的方向。
在远方回头眺望,谁又会记得,他们曾经相交过?
大概是铁轨也不记得了吧。
他们有那么多节点,没有哪条是不可替代的。*

Eduardo有时会这样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能时不时地听见Mark的声音。
轻轻呼唤自己的声音,似乎试图和自己交谈的声音,还有低语着思念的声音。
无论是什么声音,都饱含深情。
别开玩笑了,Mark根本不会这样说话。
他自嘲少女心,潜意识竟然无比期盼这样的Mark出现,以至于制造出幻觉。

最近他可以偶尔看见Mark了。
坐在他身边的桌椅上,莫名其妙出现在他的旁边,甚至在图书馆里正看着书也能看见他在自己对面捧着本厚重的书研究。

幻觉会和他搭话,几次的时期都不同。
有时是学生时期的Mark,歪着脑袋轻声叫着「Wardo」,让他帮自己带杯咖啡。
有时是刚开始创业的Mark,眸子里带着星光,向自己炫耀新的成果,平淡的语气掩饰不住雀跃。
有时是听证会时期的Mark,偶尔会用略带低落的声音喊他「Mr.Saverin」,淡淡的眼神看的Eduardo心里莫名升起一种试图给他在脸上来一拳的想法。

自己也能够碰触到他,他犹豫着碰触一下,微凉的光滑皮肤似乎的确是对方本人一般,Eduardo甚至有些害怕起自己会搞不清幻觉和现实。
他训练自己在公共场所忽略掉幻觉的存在。
独处的时候还是可以注意一下的,打他一顿泄愤也行。
Eduardo仔细地分析利弊。
当然最后也没动过手。

幻觉Mark不见了。
不过是个幻觉而已。
Eduardo耸耸肩,继续日常生活,他在附近的金融街找到了不错的工作,还挺忙的。

但是当工作结束,回到公寓,忽然陷入的寂静让Eduardo有些不知所措。
「Mark——」
刚喊出那个名字准备和自己的幻觉抱怨抱怨这一天,却想起来已经有快三四天没有见到自己的幻觉了。

——也好,这证明我已经不在意他了。
Eduardo想着,不知自己的语气就像是在自我安慰。

……暴风雨前的平静?也许根本没有什么暴风雨将要来临。

工作偶尔不顺心也只能默默自己承担。
——我不像是、也不该是害怕孤独的人。
Eduardo对自己说,因为毕竟从小父亲就这么告诉自己。
因为他姓Saverin。

失手打翻了咖啡杯,苦涩的深色液体溅在洁白的衬衫上,仔细盯着看看,似乎像是某个人四处乱翘的卷发。
新来了个叫Mark的新人,和某个人同名。
无意间看到别人浏览那个网页,蓝白色的简洁页面在角落赫然标着自己和某个人的名字。

第十天,Eduardo终于再次在楼下看到了自己的幻觉。
对方愣了两秒,似乎为他这几天来的憔悴吃惊。
「Hey……Wardo,」过了半天Mark才挤出一句干巴巴的寒暄,「最近还好吗。」
「是听证会之后的你啊,」Eduardo直直地盯着Mark,露出一个略带恍惚的笑容,「不许再离开了,至少也要和我说一声啊……」
后半句话声音微不可闻。

TBC.

*听证会:我不记得是不是叫这个了……哭出声
*「也许他们…………不可替代的。」:这之间的话是树莓莓的梦里Wardo说的话,我觉得超戳我,于是问问要了个授权加进来了,原话是——

『我离开了那座城市,他没有来送,好像我们不曾认识过一样,默默地就分开了。就像两条铁轨,短暂地相交过,却也要延伸向不同的方向。』
『远方的人回头看,谁又会记得,他们曾经相交过。』
『大概是铁轨也不记得了吧。』
『他有那么多节点。没有哪条是不可替代的。』

再看一遍还是那么想死……

评论(5)

热度(49)

  1. Willherin_威赫林 转载了此文字
    激动的马住~